三爷

微博@sukey三三
B 站@WiFi”三三

数学考砸了……挂科了˚‧º·(˚ ˃̣̣̥᷄⌓˂̣̣̥᷅ )‧º·˚

#毁童话系列#灰姑娘

小巫师太萌了!!!啊啊啊!!!我给你扫把!!多少都行!!你从了我吧!!!

中迪尼:

*禁止二改、二传


*cp向一点点


*脑洞依旧来自 @初衷遗忘症晚期 




{00}


按照惯例,总有一座美丽的小镇。


依山傍水地靠在中心城市一角。


环绕着瑰丽的城堡。


巍峨尖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青白山壁上的松柏郁郁葱葱。


国家宁静祥和。


 


{01}


王子被世人传颂英俊非凡。


听闻他展颜一笑,能让自命不凡的公孔雀收拢尾羽。


顺从地靠近他的身旁。


 


{02}


但是王子却并不快乐。


虽然他很幸运。


 


{03}


是的,非常幸运。


 


{04}


举个例子的话,可能因为他从没输过任何的赌局。


或者,随意挑中的樱桃总归是最大最甜的。


哦,过分一点的。


他随口说的话都能实现——


包括炎夏飘雪。


 


{05}


那是一个极致冰冷的夏日清晨,绒绒雪丝化开在他指尖。


被宫廷画师捂着心口速写下来。


却总也描摹不出孤寂死水般的双眼。


 


{06}


听说,王子七岁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。


七,最孤独的数字,真是一个劫数。


幸好最后奇迹般地好了。


国民都说,王子否极泰来。


所以幸运。


 


{07}


童年的记忆都很模糊。


却让人心烦意乱。


王子隐约记得病榻前有一个小小的人影,对着自己说了些什么。


火烧火燎的病灶渐渐沉没,消失不见。


 


{08}


二十岁的生日,举国欢庆。


王子披着猩红色的大氅静静眺望远方,无边国境沉淀在眼中。


莺歌燕语的娇俏从四方汇集。


舞会要开始了。


 


{09}


仙度瑞拉是灰姑娘的名字。


很美的名字。


很美的姑娘。


勤劳勇敢,善良温柔。


是个良配。


 


{10}


就算穿着打满补丁的衣裙,也掩盖不了她的美丽。


虽然此刻她一脸震惊,鼻尖还落着清扫壁炉粘上的烟灰。


她眼前站着一件荷叶边的巫师袍,悬空着尖尖的巫师帽。


漂浮的金丝边圆眼镜。


 


{11}


这是个小巫师?


 


{12}


你好呀。小巫师小心翼翼又难掩雀跃地开口。


你好。灰姑娘拎着裙摆回了得体的礼。


她看不见小巫师。


所以不知道他更加满意地笑了。


 


{13}


华丽的舞裙,比两位姐姐的还要夺目惊艳。


精致的马车,比后母挑选的还要金碧辉煌。


小老鼠化为马夫,彬彬有礼地打开门。


灰姑娘踩着梦幻般的水晶鞋踏上阶梯。


 


{14}


小巫师想起什么地惊呼一声。


灰姑娘患得患失地被吓了一跳,迟疑回头。


却见到一缕金光从小巫师的袖口溜出来。


环绕在水晶鞋上,形成一颗小樱桃的标记。


 


{15}


不好意思,巫师的魔法都要署名。


你快去参加舞会吧。


午夜前要记得回来。


 


{16}


姗姗来迟的马车吸引了众人目光。


价值连城的车厢外壁上雕满鬼斧神工的纹案。


轻飘飘停在正门口,走下一位注定成为主角的美丽女子。


众人发出赞叹羡艳的哗然。


 


{17}


王子百无聊赖。


兴趣缺缺地坐在主位上,垂着眼被摩西分海般的人潮所扰。


终于抬眼。


看到了这位举世无双的女子。


 


{18}


如同细沙堆中的一颗明珠。


超凡脱俗,美艳非凡。


王子略带好奇地打量了她一眼。


就像是闭门造车的匠人忽然瞥见雨后的彩虹。


 


{19}


慈祥优雅的皇后不露声色地掐了一把王子的后腰。


示意他赶紧站起来。


所有王室的爱情,都从一场配合默契的舞开始。


王子也不能免俗。


 


{20}


王子在众女倾慕痴迷的目光中向着那女子走去。


清楚地看到了她们期待转为憎恨的瞬间。


带着雪绸手套的王子漫不经心地伸手。


将灰姑娘牵入舞池。


 


{21}


灰姑娘的舞跳的不赖。


王子却配合得有些乏味。


他不满被有意无意的围观,舞曲一结束,就往花园走去。


灰姑娘莫名其妙地跟了上去。


 


{22}


疏离的安静在两人之间弥漫。


王子默默认可了她的审美,比浓妆艳抹大红大紫的其他胭脂俗粉确实技高一筹。


却也仅仅如此而已。


灰姑娘忐忑又期待地等着王子开口。


 


{23}


却就这样等了一整晚。


直到十二点的钟声敲响。


一并回荡的是她无穷的失望。


却不得不走了。


 


{24}


灰姑娘跑开的有些狼狈。


王子忽然有些内疚,不该将冷遇无端倒给陌生的女子。


正想追上去道歉,却一低头。


台阶上留下一只水晶鞋。


 


{25}


晶莹剔透,嵌着一枚刻画熟练的小樱桃。


王子脑子里嗡的一声。


忽然涌出海泥般的回忆。


 


{26}


花团锦簇的城堡里站着七岁的幼年王子。


他正手足无措地看着眼前松树下摔成倒栽葱的另一个小孩子。


准确的说,是一个小巫师。


 


{27}


荷叶边的巫师袍,尖尖的巫师帽。


他哎哟哟地喊着,揉了揉脖子爬起来,浑身都是落叶和泥点子。


推了推金边圆眼镜,忍着不哭的样子,真可爱。


幼年的王子失神的想着。


 


{28}


折断的扫把被苦瓜脸的小巫师捧在怀里。


他吧嗒吧嗒掉泪珠子。


你赔我的扫把。


你赔我。


 


{29}


小巫师第一次出门飞行,是要在巫师课堂里的校考计分的。


被幼年王子举着到处散射阳光玩的钻石晃花了眼睛。


一头栽进来。


像是从窝里掉地上的幼鸟。


 


{30}


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


你的扫把怎么办?还能修好吗?


不然我把钻石赔给你?


别哭了。


 


{31}


小巫师哼哼唧唧地生气了。


谁要你的破石头!


他随手指了指花园角落的一堆石雕。


成吨钻石瞬间转换,晃瞎了戒备着的卫兵的眼。


 


{32}


王子从未想过炫耀自己的财富。


却也清楚这惹人眼红。


如今他满脸害臊地杵在原地,觉得这辈子都赔不起魔法扫帚。


他居然还生出歹念,要将小巫师留在身边。


 


{33}


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?


王子看着将自己埋在书堆里的小巫师,怀疑自己其实从来都不好看。


小巫师专注的盯着字里行间,三三两两的砖头巨著漂浮在他身边。


悠然自得地起起伏伏悬停。


 


{34}


他一眼都不看我。


王子好气。


 


{35}


小巫师说,他可以勉强答应,用城堡的藏书抵债。


挑灯夜战,永不知餍足地看了整整一个星期。


知识是无价的。


小巫师推了推眼镜,鄙夷地掂量着手里的钻石烛台。


 


{36}


短手短脚的小巫师从书山书海里爬出来。


拍了拍沾满尘埃的手掌,开开心心地决定画个魔法阵将自己传送回去。


王子气急败坏地展平两臂挡在他眼前。


不准!


 


{37}


小巫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。


你没事吧。


王子气鼓鼓,就是不准!


不准离开我!


小巫师如有所思地伸手去触摸王子的鬓角。


王子的心跳加速了。


却有蛛网般的黑丝爬满他的半张脸。


 


{38}


王子病了。


怪病。


黑紫色的蛛网般的诅咒爬满他的全身。


高烧不止,梦呓不断。


他在挣扎,还在不停嘀咕着。


不要走……


 


{39}


国王和皇后遍访各地名医。


金银流水般倾倒而出。


却不见丝毫好转。


小巫师冷眼旁观,沉默不语。


忽然转身离开了城堡。


 


{40}


餐风露宿,跋山涉水。


小巫师不知疲倦地往正南方前进。


独行的一路上,与王子之间的记忆反反复复打扰他的安眠。


如同王子最爱吃的樱桃。


喂到他嘴边。


 


{41}


恶魔的巢穴阴冷湿暗,屏蔽一切魔法。


所以小巫师不得不走过去。


他望着烛光下拉长放大的蝠翼,静静抬头看着恶魔猩红色的眼睛。


吐出两个字。


 


{42}


交易。


 


{43}


从此再也没人见过小巫师。


 


{44}


你们巫师为什么要在魔法上署名?


巫师界的规定,谁做了坏事一眼就能看出来了。


你的署名是什么?


我还没有毕业,所以没有定。


 


{45}


王子坐在花园的台阶上,猩红色的大氅如同扇面铺展在地。


他出神地望着手里精致小巧的水晶鞋,和上面无比熟悉的樱桃图案。


忽然扑哧一声笑出来。


泪水也不停地滑落眼眶。


 


{46}


是你。


你回来了。


那为什么不来见我。


 


{47}


你不来见我,我就来见你。


 


{48}


皇后由衷的欣喜,全力支持王子寻找那晚女子的下落。


全城的女子们排着看不见尾巴的长队,一一试穿那只水晶鞋。


激动期待,满面通红。


全都无一例外地失望垂头离开。


 


{49}


王子一定是无可自拔地爱上了那位女子。


走街串巷的小道消息长了翅膀。


吹进蹲坐屋檐上的一件荷叶边巫师袍里。


金边圆眼镜动了动,清冷的月色下一道透明的身影抱膝而坐。


 


{50}


浩浩荡荡的礼仪兵围住了这座破落贵族的小房子。


女主人带着她两个乏善可陈的女儿恭候王子的到来。


她们鲜血淋漓的脚伸进水晶鞋之前,就被喊了停。


灰姑娘攥着撬开阁楼门的铁锹,突兀地出现。


 


{51}


王子急吼吼地箍着她的手腕将她扯到后院。


扳正她的双肩,微微低头诚恳地问。


他在哪?


给你水晶鞋的那个人在哪?


 


{52}


他走了。


他说,他已经为你找到了最好的。


没什么留下的理由了。


 


{53}


王子失魂落魄出了门,被脚下的石块绊倒。


抽去所有骨头一般跪坐在地上。


愣愣地看了一眼那块理所应当的石头。


他的幸运,也消失了。


 


{54}


灰姑娘以为爱情来了。


一见钟情的,童话一般的。


但她还是错了。


 


{55}


其实,她所求的爱情本也不是这样的。


因为容貌而倾心于她的男人不少。


她都拒绝了。


不会因为对方是王子而有什么区别。


 


{56}


小巫师是透明的,我看不见他。


他说他要回去研究一种魔法。


想把钻石变成石头。


因为有人会困扰。


 


{56}


王子那一摔。


摔醒了。


他后知后觉的拿出一枚被费尽心力保存的雪花。


嵌在透明琥珀里,透过凸透镜。


小小的,清晰的樱桃图案。


 


{57}


我的幸运,都是你的魔法。


那么你,一直都在我身边吗?


 


{58}


王子之所以是王子,不仅仅是因为长得英俊出生高贵而已。


南方深处的潮湿洞穴,几百丈的钟乳石滴滴答答。


迟钝的烛火点燃在蛟鱼脂上,明明灭灭。


王子提剑而立,恶魔跪在他的眼前。


 


{59}


你知道,他在哪里吗?


王子从容礼貌地发问。


 


{60}


收拢的蝠翼垂在恶魔身旁。


如同自命不凡的公孔雀。


刚被自己的恶咒反噬的恶魔第一次遇到会令他恐惧到颤抖的人类。


 


{61}


所有赌局都没有输过。


其实,不是因为幸运。


 


{62}


绿荫垂髫,丝丝缕缕的枝叶如同帘幕。


瘴气笼罩着迷宫般的森林。


王子闲庭信步往认定的方向走。


正午的日光被挡在若有若无的雾气之外。


 


{63}


一座若隐若现的小屋子逐渐清晰。


藤蔓做篱笆,低矮的灯笼草长满墙角,一张一合吐着橘黄色的光点。


简陋的草棚屋顶上整齐地站着一排松鼠,眨巴着大眼睛。


挺可爱的,如果忽略他们手里拿的小匕首。


不走心的圆形木门环绕着年轮,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猫头鹰。


 


{64}


不是画的。


猫头鹰从门上的图案里凸出来,如同活了的浮雕。


他歪着头,用明黄色的眼球上下扫了王子一眼。


发出霍霍的笑声。


 


{65}


暗号。


它幸灾乐祸地口吐人言。


一脸傲慢窃笑的等待眼前这个人类有多远滚多远。


 


{66}


知识是无价的。


 


{67}


猫头鹰愣住,不敢置信地瞪着他。


忿忿不平地忽然展开自己两米长的翅膀,将圆门挡的严严实实。


你不是我的主人。


猫头鹰戒备地盯着他。


 


{68}


王子抬剑,悬停在猫头鹰尖喙之前。


你主人是我的。


 


{69}


护短的小巫师怒气冲冲开了门。


你要对塞壬做什么!


王子看不到他涨红的脸色,但是听得出他气急败坏地语气。


却无辜地展颜一笑。


 


{70}


我找到你了。


 


{71}


小巫师此刻非常庆幸,自己是透明的。


但谁可以跟他解释一下,为什么王子能准确的搂住他的腰?


哎!


你手往哪里摸呢!


 


{72}


王子微微蹙眉。


怎么了?我看不见?


我摸到哪里了?


 


{73}


金边圆眼镜是个好东西。


王子暗暗想。


这里是鼻梁。


那么……


 


{74}


烧得通红的小巫师一言不发。


假装自己没有被亲到。


但屋里的水晶球却充满了玫瑰色的红雾。


长着翅膀的小精怪捂上了自己的眼睛。


 


{75}


王子要去跟恶魔讲道理,让他解除交易。


小巫师一言不发。


但是他很忐忑。


那么多年,没有被人看见。


他都快不记得自己长什么样子了。


 


{76}


万一……


万一不好看。


怎么办?


 


{77}


蔫头耷脑的小巫师顶着尖尖的巫师帽,有意无意地拨弄着牛石草。


一不小心煮沸了魔药的坩埚。


浓烈呛鼻的味道将小巫师从屋子里熏出来。


一抬眼就看到了湿哒哒的恶魔不情不愿地跟着王子回来了。


 


{78}


我不应该当初看他好欺负。


就真的欺负他。


 


{79}


恶魔将封印咒术的钟乳石丢进清洗好的坩埚。


加入清清蛋三枚、片绒草两克、千颗子五粒半。


自己和小巫师的血各七分之五滴。


附赠王子怒气一份。


 


{80}


澄亮的薄荷色液体优哉游哉被搅成一个漩涡。


坑坑洼洼的钟乳石咔嚓裂开。


淡淡的猫眼花的香气弥漫,围绕着悬空的巫师袍。


小巫师下意识拉低了帽檐。


 


{81}


一直停留在童年记忆里的小巫师。


应该是矮矮短短,雪白粉嫩。


稚气却一本正经。


任性却理所当然。


 


{82}


可爱这个词。


原来可以写得那么惊艳。


 


{83}


躲躲闪闪的目光被对方迅速捕获。


小巫师的面孔早就褪去了婴儿肥,变得丰神俊貌。


一双圆溜溜的眼睛,却似乎一点没变。


还是委屈倔强地含着一点泪光。


就含着。


一点都不肯掉下来。


 


{84}


王子忽然笑得很温柔。


轻轻地将小巫师揽入怀里。


 


{85}


好久不见。


我很想你。


 


{86}


顺便。


在小巫师看不见的地方。


恶狠狠瞪了不识趣的恶魔一眼。


 


{87}


王子牵着小巫师回了城堡。


一路上接受了国民震惊的目光。


有男有女。


理由各异。


 


{88}


皇后摆了摆手。


说只要王子幸福,比什么都重要。


国王撇了撇嘴,看了一眼刚买回来的特制丝绸扇面。


 


{89}


小巫师执意要帮雕塑恢复原状。


王子耸了耸肩。


带他去了层层把守的国库。


大手一挥。


意气风发。


 


{90}


或许他忘记了小巫师点石成钻的能力。


遑论金银玉帛。


 


{91}


执行长官一脸崩溃的捧着清单冲到了国王面前。


 


{92}


时隔多年,石雕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。


小巫师堵着耳朵,对着痛哭流涕的执行长官点了点头。


抽空坐在国库里撒豆成金。


直到弥补了亏空。


 


{93}


然后,他回到了森林里的小草屋。


浇灌他潜心培育的魔药田。


红七、飞芋豆、夏雪冬花……


不一而足。


 


{94}


王子带着遮阳草帽,蹲在田畦上。


望着小巫师眼熟的专注神情,耐心饲弄着喜欢咬人的花草。


又不自信地摸了摸脸。


好气。


 


{95}


小巫师脸红的样子很耐看。


强装平静,动作僵硬。


一句话的意思,翻来覆去讲。


在魔法上堪称诡谲才能的大脑,动不动就罢工。


 


{96}


最动人的是。


他只对王子这样。


 


{97}


王子不强求他跟自己回城堡。


只要跟他在一起。


哪里都好。


 


{98}


但小巫师欲言又止了七百二十九次之后。


终于语重心长又略带尴尬地提醒他。


 


{99}


你还欠我一个扫把。


会飞的那种。


 


{100}


王子终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


哦。


和巫师。




-END-




*解码:王子W,小巫师L

好像双性比较多,那就双性吧

被乐乎第一次封文

乐乎你再闹以后我先导片也得甩链接了

【手动再见】

打电话给男朋友

哈哈哈可以

Monster:

告诉他,“我怀孕了”


【一个游戏】



陈深皱了皱眉说,“这样不太好吧,他每天那么忙,要看文件,还要开会……”


 


李小男把电话塞到他手里,“你就试试呗,不然怎么知道他在不在乎你。你不是说,他已经三天没回家了嘛。”


 


张启山在开会,张副官敲门进来,附在他耳边说,“夫人的电话。”


 


张启山向与会人员点头致歉,起身回办公室接电话。


 


陈深:“我……我好像怀孕了……”


 


影后李小男在旁边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,陈深会意,配合地发出一声干呕。


 


张启山沉默。


 


陈深有点儿紧张。


 


张启山:“张副官,备车回家!通知医院,产科!”


 


陈深:“这句话这么好用?”


 


 



项允超在办公室无聊,打电话给陈霆,“霆哥,我怀孕了!”


 


陈霆:“哦?”


 


项允超心里炸开了一朵烟花,陈霆的声音可真好听,“我真的怀孕了!”


 


陈霆声音低醇,夹着笑意,“真的?”


 


尾音一挑,项允超从耳朵尖酥到尾椎骨,登时腿软招架不住,“好了好了,我骗你的。”


 


陈霆:“是我不够努力。”


 


项允超想象得出陈霆贴在耳边唤他阿超的样子,只觉得鼻腔一热。


 


 


 



苏星宇下了夜戏拨通江洋的电话,有气无力地说,“江洋,我最近老想吐。”


 


江洋在沙漠里取景,信号时好时坏,手机里一片噪音,“吃多了?”


 


苏星宇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继续虚弱,“可能怀孕了。直恶心,想吐。”


 


“别瞎想,你就是吃多了。”江洋爬到一个信号稍好的沙坡上,笑着逗他,“吃多了就起来活动活动……”


 


苏星宇炸毛,“江洋!”


 


江洋不笑了,“星宇,你进组多久了?”


 


苏星宇一愣,在心里数了数,“六个月啊。”


 


六个月,他们已经有半年没见面了,怀孕?做梦呢?


 


苏星宇赌气挂了电话,“我要分手!”


 


隔天娱乐版头条「震惊!当红小生提起男友,当场黑脸,疑似感情破裂」


 


苏星宇郁闷地戳手机,“我这么爱江洋!他半年没在我身边,我都没找别人!他们怎么能乱写!”


 


 


*


林皓在产科伪造了一份孕检单,拍了照片发给Bill。


 


林皓:“我怀孕了,孩子你要不要?”


 


Bill:“你谁?我也是有职业道德的好吗!我都有带……”


 


林皓挂电话,把检查单一揉扔进垃圾桶,傻子才给Bill打电话。


 


手机响了,林皓拒接。


 


半个小时后,有人敲林皓办公室门。


 


“进来。”


 


Bill扶着门框,松了松领带,勾起嘴角,“林医生,需要售后服务吗?”


 


 


*


许诺打开通讯录又关掉,“这也太过分了,苏老师如果知道我在开玩笑,会失望的。”


 


 


张在昌拍拍他的肩说,“没事儿,反正马上就要毕业了,他不会怪你的。玩吧玩吧。”


 


许诺做了几次深呼吸,打电话给苏凯文,“苏老师,我,可能拿不到毕业证了。”


 


苏凯文停下手中的工作,“怎么了?”


 


“我怀孕了。”许诺推开凑在旁边偷听的张在昌,“学校查这事儿挺严的,我……”


 


苏凯文那边没有声音,许诺心里愧疚,不敢往下说。在苏凯文听来,却是委屈的手足无措。


 


“许诺。”苏凯文郑重地念他的名字,“嫁给我好不好?”


 


“好。”


 


 


 



何瀚出差在国外,张晓波在酒吧闲逛。弹球凑过来问他玩不玩,张晓波说,“玩儿!谁怕谁啊。”


 


何瀚那边刚刚天亮,接过电话迷迷糊糊叫了一声,“晓波?”


 


“那什么……我……”张晓波一闭眼,一咬牙,“我怀孕了!”


 


这一声中气十足,震得弹球失手摔了一只酒杯。


 


何瀚被震清醒了,顿了两秒说,“我划了笔钱到你的卡里。”


 


“我……”


 


“晓波,你听我说。我知道你很独立,但是现在是特殊时期。我不在家,你不要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……”


 


“不是……”


 


“酒吧也不要去了,让弹球送你回去。我尽快结束工作,你听话。”


 


何瀚三天之内做完了一周的工作,签了最早一班飞机回北京。


 


张晓波堵着门不让他进来,“你保证不生气,我就让你进来!”


 


何瀚捏捏眉心,“不生气,但是你得把东西还给我。”


 


张晓波开门,递了张卡给他,“钱你拿回去。”


 


何瀚把他扛到肩上,对着屁股拍了一巴掌,“你得还我个孩子!”


 


 



李易峰憋着笑一本正经地告诉陈伟霆,“William,我可能要当妈妈了。”


 


陈伟霆那边一顿,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

 


李易峰:“他笑什么?”


 


涛哥:“他……他高兴?”


 


一分钟后,微博消息提醒「特别关注:William威廉陈伟霆」


 


李易峰戳进去,顿时脸红。


 




肉债第五章就写生子文了!!!

感谢李老师点梗

(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们我第四章还没有写的)

( ̄y▽ ̄)~*捂嘴偷笑

●南山与秋色:

李老师这么大方的甩梗了,大家要努力起来啊哈哈哈哈哈

控制不住内心的小激动ヽ(•̀ω•́ )ゝ

图源微博,不妥侵删

最近又看了一遍《王爷与长工的啪啪》真的是磕到不行

腹黑的汪一升和傲娇的喵炜王

真的全文带入霆峰无压力

阿西吧……全篇肉…

谁来擦擦我的鼻血……